情愫泉涌

方才过斑马线,迎面走来一少女。脸型轮廓,眉眼皮肤勾起我封藏不久的记忆结痂。恍恍惚惚,七上八下。回过神,驻足,回首,顾盼,人已隐入尘世中。
旧情尽如此容易复发,不敢想,不能想,禁不住。
时至今日,仍对她心有余悸。
所谓人心憔悴,皆是自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