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二日于大理

在自己眼里我是这一种:自我陶醉的宅男,不机灵、但聪明,反应慢、爱学习,行为保守、思想前卫,个性独立、寡单自私,计划生活、荒芜岁月。总之是一个不勇敢的宅男,毫无乐趣可言,时而觉得有点思想,有时觉又觉得十分贫瘠。这是多么矛盾而且不愉快的和自己在一起啊!

我要进入身体深处一探究竟,究竟哪里“搭错线”了,又哪里还有药? 让人窒息的寂寞

何时解脱

始终在沉浸在一个负面的情绪里,黏稠的、窒息的。
翻翻你的消息成了习惯,找到了新消息好似有了片刻的踹息,短暂的放松。
这是一种病,
舍不得治好,
药方无处寻。
罢了,寂夜属于失意的人。想想也不错了。

情愫泉涌

方才过斑马线,迎面走来一少女。脸型轮廓,眉眼皮肤勾起我封藏不久的记忆结痂。恍恍惚惚,七上八下。回过神,驻足,回首,顾盼,人已隐入尘世中。
旧情尽如此容易复发,不敢想,不能想,禁不住。
时至今日,仍对她心有余悸。
所谓人心憔悴,皆是自扰。